铭清春秋

【吉最】为什么同窗的耿鬼舌舔每次都能撞上30%的麻痹几率(完结)

*论坛体,pm世界观架空设定
*请先阅读前文(00-02)
*ooc预警



主题:为什么同窗的耿鬼舌舔每次都能撞上30%麻痹几率?


如题,虽说确实有一位公认最幸运的前辈每次技能都不会miss,可是这种事情发生在同窗身上真是太巧合了。明明图鉴和教科书记录的舌舔只有30%的几率造成麻痹效果,但是和他日常或者对战时永远都被麻痹。
№0 ☆☆☆帽子くん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 


为什么楼主的这位同窗日常也会用舌舔啊!!!(关注点歪
№1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 


楼主是希望之峰的学生吗?这位百分百幸运的前辈我好像也听说过他的事迹。
№2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 


我已经毕业了,现在是长期旅行的状态。就把同窗称为Oくん好了。
№3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羡慕你们这些天天旅行打联盟的人quqq我还死在背精灵特性的深渊里
№4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芳缘的岩石道馆,挑战前还要先考试。够刺激吗hhhhh
№5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等等等等!!!没有人从专业角度回答楼主的问题吗?这楼话题已经歪到阿罗拉了好吗!
№6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虽然很想帮助楼主……可是概率事件完全要看脸啊!也许Oくん真的是欧洲纯血
№7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别的不多说,先拜一拜Oくん
№8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诶?原来技能几率还要看血统的吗…可是Oくん毫无疑问是亚裔啊,以前说过他父母是新奥人。
№9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其实我和Oくん自从毕业后再也没有见过面,直到一个月前在月见山的时候才重逢。那个时候双方的立场有点尴尬,很多原因下我被耿鬼打晕了。醒来时发现在他的根据地里,我想着反正没有别的事情破罐破摔就住下了,每天会和Oくん进行小精灵对战。在战斗中我发现他的耿鬼,技能每次都闪不掉而且舌舔麻痹几率100%。这会是携带了什么道具的原因吗?
№10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楼主一看就是不怎么玩某看脸的抽卡游戏,大概是比较正经的类型?来吧不要大意扑入姐姐怀抱安慰你!
№11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楼上怪阿姨走开啦hhhh
№12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啊啊啊啊啊啊!楼主你突然让我好亢奋!!立场对立的相爱相杀什么的…太有爱了!
№13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是吗?我觉得照楼主的描述,被打晕带走以后相处的很友好啊∠( ᐛ 」∠)_
№14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话说这真的不是绑架吗= =
№15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进楼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会是严肃的学术讨论楼……。
№16 ☆☆☆目标是成都联盟冠军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本来应该是的……但是歪了x
№17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听到15哥的发言我突然担心起楼主的人身安全
№18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啊,我的话不用担心!Oくん应该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。而且能接近他也算是达到了我的目的。
№19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……脑洞大开,楼主和Oくん在我心中已经开始演谍战大戏。
№20 ☆☆☆梦想是小精灵导演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可怕!什么“我接近你另有所图,单纯的你却一无所知”之类的。想起昨天看的虐文突然泪崩quqq
№21 ☆☆☆泪点奇低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21哥来推文啊!文荒瘫.jpg
№22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就是文区白音太太正在连载的 《谎言之中》!以自相残杀为前提的推理向原耽。据说主角的原型是我华蓝市小有名气的一个侦探,名字是最原终一。太太说想刻画一个弱气侦探在精神层次逐渐成长的故事。太太文笔炸了啊!!!章尾还有插图可以舔。我要跳楼!!
№23 ☆☆☆哭成泪人的21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哦哦哦那篇!心理活动简直超级细腻,讲真侦探小哥的下睫毛真是太美味了prpr
№24 ☆☆☆希望是he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泼盆冷水,那篇正文肯定是be了。不过太太说番外会有if路线的he。钢琴家那么温柔结果猝不及防太残忍了QAQ
№25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……
№26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咦楼主反应好奇怪??
№27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好在意楼主发生了什么事…难道是看过这篇?
№28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我没事…只是今天观察了Oくん和其他人对战,舌舔的麻痹有miss的情况。晚上战斗拖了很长时间,他一共下达了五次舌舔技能的指令,无一例外麻痹全中。幸好背包里解麻药存量还够。这个概率到底是什么原理?
№29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可能不是Oくん太欧,而是楼主太非……真的不是非洲血统吗
№30 ☆☆☆非洲人的眼泪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不,我是华蓝市人。父母也是关东的。
№31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游戏用语楼主听不懂啦!就是楼主幸运值太低的意思
№32 ☆☆☆泪点奇低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心疼楼主1s,说不定是Oくん太爱♂你了,所以充满了爱♂的力量的舌舔麻痹几率100%
№33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楼上怎么谜之充满了哲♂学的气息
№34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够啦你们不要教坏楼主了www
№35 ☆☆☆楼主由我来保护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我想不是的,因为我和Oくん都是男生。
№36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?????楼主是男的
№37 ☆☆☆下意识脑补成妹子我有罪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什么!?楼主也是男死∑转子…爬楼到这里非常失望!
№38 ☆☆☆沙瓦郎fight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喂喂怎么真名都曝了
№39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男死是什么啦www
№40 ☆☆☆楼主由我来保护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这个时候结合1L,日常和对战时都被使用过舌舔……虽然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好糟糕啊。
№41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快停下!再往限制级去就要封楼了
№42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放过那个技能,它还只是个孩子!!!
№43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我来转移话题!说起耿鬼,突然想到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愉快犯组织Dice首领。半个月前不是被曝出过长相吗?太幼了我不信和我同龄orzz
№44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我知道,一个月前他们还出现在月见山了。据说最原さん也有参与调查∠( ᐛ 」∠)_
№45 ☆☆☆泪点奇低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其实在读白音太太的那篇文之前,我心中的最原完全是个三头六臂的形象……
№46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好好一个帅气小哥在你的脑中竟然是个怪力形象……到底发生过什么啊!
№47 ☆☆☆最原厨的懵逼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谁叫我父母一直灌输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思想……
№48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话说首领王马小吉的名字和Dice在月见山的行动不就是最原さん传递的情报吗
№49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比起火箭队,我对Dice还是挺有好感度的orz烟墨市的红色暴鲤龙事件就是火箭队搞出来的
№50 ☆☆☆进化促进电波太过分了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银岩岛抓捕洛奇亚也是吧…主谋是什么东波博士
№51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错啦!报纸上登出来的是乌波博士
№52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好像也不对吧……算了。
№53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讲真王马x最原这种邪x正的cp模式也好萌啊^q^为了获取组织情报秘密潜入,然后展开谍战大戏
№54 ☆☆☆梦想是小精灵导演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是我错觉吗?导演さん这个脑洞之前是不是看到过…
№55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是吗?只有7秒记忆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啦啦啦
№56 ☆☆☆梦想是小精灵导演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导演さん你是鲤鱼王吗???敢脑洞就要写出来啊!
№57 ☆☆☆= =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管有用的还是无用的,最原都将大家的回复一一看完,最后将手机锁了屏放回桌上。旋即他自战斗场地的休息席站起,昂首恰好看到王马从对面走过来,他翘着尾音的声音先一步到达。

「最原ちゃん——休息好了吗?」

少年侦探抬臂摘下纯黑的帽子,反手从后腰带上解下一枚精灵球,回答的声音透出坚定:「嗯,那么拜托你了,王马くん!」

没有裁判,没有时限。眼神对视间相互摩擦的电火花,是最炽热的战意。

待到双方都站到了场地上,最原神色一凛,将早已握在手心的精灵球抛了出去。红白相间的小球划出一道抛物线,落在了中央。光芒盛放,从中显现出的是卡洛斯地区的水系新手精灵的最终进化——甲贺忍蛙的身影。

「にしし,这就是最原ちゃん的王牌吗?」王马紧接着放出了属性克制的精灵,是格斗系的路卡利欧。

甲贺忍蛙沉默地回过头,与最原对视一眼。少年侦探小幅度地点了点头。在扭回头的瞬间,甲贺忍蛙的身影消失了,极快的速度下可视的只有道道残影。旋即便是炮火般猛烈的连招攻势,无需训练家发出指挥,亦水到渠成。

即便是训练有素,路卡利欧的视线也没能跟上快攻节奏的甲贺忍蛙。一个破绽暴露被先手的忍蛙一记下踢命中,底盘不稳摔倒的情况下受到速度下降的效果。而格斗技能对于同时有钢、格斗两层属性的路卡利欧而言,效果拔群。紧接着神通力攻击的到来,有条不紊地削减着它的体力。

「诶——它竟然还学了格斗技能吗?」王马并没有因第一回合交锋的劣势有任何失措的情绪,他悠闲地下达了自开始以来的第一条指令。

「路卡ちゃん,闭上眼睛。」

路卡利欧迅速阖上双眸,波导的力量溢出。刹那间赛场上的一切皆被感知,这其中自然包括高速移动中的甲贺忍蛙。湛蓝色的波导弹在手中凝炼,旋即精准地命中了半空的忍蛙。一时爆炸产生的烟幕四散,遮掩了半空的视野。

「高压水泵——!」

率先作出反应的是最原,水系高威力技能一出,顿时巨大的水柱高速喷射而出,直扑下方的路卡利欧。

王马反应也不慢,紧跟着接上了光栅炮的指令。光束炮如子弹般撞出与来势汹汹的水炮对冲,水花四溅。两方同时发力僵持,一番抗衡后威力较小光栅炮略显疲势。然而高压水泵也在消耗中弱势许多,被路卡利欧轻松躲开。

几番交锋下,最原的手心也有点冒汗。对手是王马小吉这样思维策略多变的人,相当考验他的临场反应。

少年侦探深吸口气,注视着远在另一端的王马的眼神有些复杂。一开始的时候双方处于完全敌对的立场,然而再多日的相处下,他渐渐想要了解这个人,了解这个用谎言包裹自己的——曾经的同窗。

「最原ちゃん——和我战斗的时候也能分神吗?」王马小吉拖长音节的声音从对面传来,打断了最原的思路。

他答道:「不是的,和王马くん对战反倒要更集中精神。」

「不愧是我的搭档最原ちゃん☆」

「等、等一下!我可没有答应要加入Dice做你的搭档啊!」

最原捕捉到王马的笑容僵了一秒,紧接着传来的的就是响彻耳膜的假哭声。

「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!最原ちゃん好过分啊,明明住了这么多天!」

「……那已经不是哭而是嚎叫了吧,王马くん。」

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,当最原的视线中突然出现王马带着一点狡诈的的笑容时,心下暗道不好。

「恶之波动!」「恶之波动——」

两个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灰暗色的技能相撞,又一次扬起了烟幕。

然而,从路卡利欧发来的恶之波动那边,紧跟着一记波导弹!明亮的颜色携着破风声撕裂烟雾直直命中甲贺忍蛙的要害。

是佯攻,借着恶之波动作掩护悄悄接近,在双方技能抵消后看准弱点做出了致命一击,并且效果拔群!

王马将食指抵在唇上,笑容清晰可见。

「呐,最原ちゃん。你以为我猜不出你隐瞒了什么吗?我可是邪恶的首领哦,梦特性当然也是见怪不怪了。先前甲贺忍蛙在接下波导弹没有特别大的伤害也是这个原因吧。」

变幻自在的的梦特性,可以在发出技能后将自己的属性转变为技能的属性。先前使用神通力后的甲贺忍蛙转变为超能系,对于格斗技能的伤害只有二分之一。而发出恶之波动后恶系的忍蛙,将承受波导弹两倍的伤害。

「现在两方都伤痕累累了,那么我们结束吧?」王马伸了个懒腰,语气明朗。

少年侦探凝了凝神,举起了只剩最后一步的棋子。

与此同时,王马小吉也作出了最后的决定。


「高压水泵!」
「——恶之波动☆」

最原突然意识到某处的强烈违和感,那是在甲贺忍蛙第二次被波导弹命中后,路卡利欧全身曾被暗色的云幕所缭绕。

那是——大幅度提升特攻的技能,阴谋!

威力只有80的恶之波动此刻与高压水泵的冲击力相媲美,技能相撞的刹那间摩擦出的火花与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,层层气浪掀动并刮响两人的头发。

直到余威完全泯灭,再度睁开眼睛所看到的,是同时倒地失去战斗能力的路卡利欧与甲贺忍蛙。

「啊哈~结局果然是平局啊。就像国际象棋里单王对单王的结局呢。」

最原走进场地俯身拍了拍忍蛙的头:「今天辛苦你了。」旋即将它收回精灵球疗养恢复体力。

「果然王马くん,最后的阴谋完全料不到呢。」此时少年侦探的脸上是如释重负的笑容。

王马双手背后成枕状托着后脑,晃晃悠悠地走来:「不不,最原ちゃん才是。当时波导弹完全没伤害的时候我可是吓得要死哦!」

「这也是谎言吧。」最原点评道。

「にしし,暴露啦?最原ちゃん还真了解我啊,那要不要一直留在我身边呢?」他将语调降低,语速放缓。在最原抬头的时刻,垂首印上一个轻吻。

蜻蜓点水一般的轻吻。

王马可以清楚地观察到少年侦探骤缩的瞳孔和瞬间泛起红晕的脸颊。

「最原ちゃん的初吻get☆daze——!跑咯!」

「等一下啊!王、王马くん!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大家!
№93 ☆☆☆帽子くん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??????
№94 ☆☆☆泪点奇低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???
№95 ☆☆☆梦想是小精灵导演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楼主?
№96 ☆☆☆楼主由我来保护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转子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!!
№97 ☆☆☆沙瓦郎fight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啧啧啧。
№98 ☆☆☆白音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=====此贴8cj,请勿跟帖!=====
№99 ☆☆☆版主 于20xx-xx-xx 留言☆☆☆


END.

【吉最】为什么同窗的耿鬼舌舔每次都能撞上30%的麻痹几率。(00-02)

*pm paro注意,存在大量私设
*ooc预警

00

长期旅行并接受委托的侦探训练家最原终一,从未想到会遇见如此严峻的情况。

事情要追溯到一个月前,他从华蓝市警署的君莎小姐那里接到调查委托的那一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所以只能拜托你了,最原くん!」君莎认命似的双手合十,脸上的表情实在让最原难以推脱。实际上他已经是被委托的第五个私家侦探,前任的四位由于不堪盯梢对象的捉弄主动放弃,没有带来一点有用的情报。


不久前,月见山遭受到了不明原因的巨大震动。联想到曾经火箭队大量开采月之石的举动,君莎小姐立刻与卡蒂狗赶往调查。在洞穴外,她见到了一伙全员带着面具的团体。在见到这标志性的特征后,君莎立即认出这是被通缉的愉快犯组织——Dice。碍于人数悬殊,君莎并没有露面和他们直接发生冲突,她退而求其次决定先查出他们在月见山的目的。

然而Dice的首领着实狡猾,聘请的侦探别说窥探到犯罪团伙的目的,连首领的名字都没闹清楚,只能憋着满腔怒火被耍得团团转。最终,君莎拜访了华蓝市小有名气的少年侦探。


「…我会尽力的,君莎さん。」捋顺了情报后的最原为难了一会儿后,决定接下这份委托。Dice的名字他早有耳闻,原定在家乡仅仅逗留一周,如今看来只好推迟前往芳缘地区的计划。

最原在君莎走后简单地收拾好穿洞绳、伤药等必需品,旋即将五个精灵球别在腰带上。搭档的月精灵自觉走到他腿边,亲昵地蹭了蹭裤管。最原弯腰温柔地揉了揉它的头,开口道:「那么出发吧,月精灵。」



01

一人一兽沿着山路到达月见山山脚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,瑰色晚霞将高耸的山峰染上异样的颜色,夜月的轮廓悬在天际若隐若现。眼看即将难以辨认前方崎岖的小径,最原停下了脚步,从背包里取出帐篷临时搭建起来过夜。当他正在摆弄金属的支撑架时,一阵极具特色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。作为侦探的直觉告诉最原,声源处一定有他需要的线索。

最原当机立断放下帐篷的半成品,月精灵也随着他的动作竖起耳朵,警戒地跑在前面。拨开约有一个成年人身高的灌木丛,最原屏住呼吸,余光扫到其中一个戴着面具的女性,确认了正在谈论的人正是Dice团伙,旋即蹑手蹑脚地躲藏在岩石后面。几个人的谈话声在距离拉近后明显明朗起来,少年侦探小心翼翼地打开录音笔,试图记录下一些证据。

「nixixixi——这几天挨个送上门的侦探ちゃん真是傻的可爱,明明是这种职业却连谎言都分不清呢。啊啊,完全提不起兴趣啦。」

极具穿透力的熟悉声音兀然传进最原的耳中,他绝对曾在某个地方听到过这个声线。最原苦思冥想,在记忆的深处翻出一个紫发少年的身影,这声音不就是他在希望之峰小精灵学院的前桌——王马くん吗?!不会出错的,他暗下定论,那人说话的语气和王马くん几乎一模一样。


此时此刻,风向似乎变了。

「哦呀,好像有一只小猫咪在附近偷腥呢。」

明显意有所指的话语惊醒了还在纠结王马的最原,他暗道不妙。正欲悄悄原路退回,却发现Dice的成员不知不觉截断了他的后路。月精灵嗅到了危险的信号继而弓起背,红色眼睛中的敌意锐利刺人。最原警惕地环顾一圈四周,却没有发现包围圈留有任何破绽。

伴随着悠闲的脚步声,王马小吉的脸上蕴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走近。他是团体中唯一没有戴面具的人。

最原已经明白了他的同学,王马小吉在这个组织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。他开口了,用一种陈述的语气:「你,是王马くん吧。」

他清晰地看到王马唇边的弧度逐渐扩大。

「答对啦,最原ちゃん!」,王马将眼睛眯成一条缝,不知在私底下算计着什么:「事到如今,最原ちゃん也不会拿自己是路过之类的借口来糊弄我吧——」

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冷汗循着额际滑落,最原快速地思考起安全脱身的办法。不过照这样的情况,恐怕只有战斗一条路可走了吧。

处于对面位置的王马很轻松地看穿了他的想法,最原只来得及看到他打了个响指。周身的温度便骤降,不禁让最原打了个寒颤,紧接着麻痹的无力感从脚底开始爬升,寒意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是耿鬼的舌舔。他后悔地想着,然后僵硬地倒在地上。从最原影子里潜出的耿鬼在他面前放出了催眠术,意识一时间朦胧起来,模糊视野停留的最后一个画面是王马蹲在他身前的样子。

「抱歉呐最原ちゃん。其实,从一开始你就被耿鬼发现啦!」王马的右手食指贴在唇上,弯眸笑得人畜无害。



02

「唔……这里,是什么地方?」

意识在时间的流逝下逐渐恢复,最原眨了眨视线尚有些模糊的眼睛,扶着床帮缓缓坐起。昏睡过后的干渴感从喉间上升,以至于声音都有些嘶哑。他游移着目光,入眼便是安置着青色榻榻米的和室,紧闭的窗帘缝隙钻出几缕金色的辉芒,昭示着现在已是第二天的事实。最原有些诧异地发现身体已经不再有麻痹的感觉,他咂了咂嘴,隐隐感到一股辣味,估计是服用了库拉博果(解麻果)的原因。

和室的拉门在最原思考的时候被猛地拉开,他眯缝起眼睛,抬手挡住刺目的阳光。

「昨晚睡得还好吗,最原ちゃん!」果不其然是王马的声音,他的脚步带着明显欢脱的节拍。「把你拖回来可是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呢!呐呐,最原ちゃん是不是在毕业后吃胖了啊,以前抱起来明明没有那么重的啊。」

吃胖了还真是对不起你啊。最原在心里默默回了一句。实际上在回家后,百田每天都拽着他和春川一起逛华蓝市著名的小吃街,近来又缺少运动,体重增加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。

不能被牵着鼻子走,必须要主动出击!最原还没有忘记自己是接受了君莎小姐的委托,如今落到这个局面想来对方已经清楚他的身份,干脆直白地发问。虽然对方不一定会老实回答就是了。

「…王马くん,你们在月见山究竟想做什么?」

「诶——最原ちゃん果然,也是受了警察的委托啊。」王马两手背后成枕状托着后脑,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。

正当最原以为他不会再回答时,王马小吉又突然开口了。

「好啊,就告诉最原ちゃん。我们只是为了来月见山旅游的,谁知道联谊途中出了点意外引得月见山发生了震动啦。」他的表情十分夸张并且格外逼真,仿佛真的是无辜民众莫名其妙受到了警察的怀疑。

最原直接点破他。

「这是在说谎吧。」

「啊咧咧,被发现啦!最原ちゃん果然好敏锐啊。」

料定了王马不会老老实实回答他,最原无言地跳下床向门外走去。他的精灵球不见了,显而易见是被这个少年首领拿走了。

「最原ちゃん。」

最原听到王马喊他的名字,他犹豫了一下没有理会。


「砰!」


年轻的侦探一脚踩空,从木板的洞中摔了下去,以一个相当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。而此时王马的声音才姗姗来迟。



「最原ちゃん你前面的木板很不结实的,走路的时候要注意啊——」

「……」


tbc(???)